無為而治解決不了計程車的問題

晚上10點多的台北市街頭,仍有不少人群熙來攘往穿梭走動著。橫陳在馬路上,是閃爍紅黃光芒如長蛇一般的車陣,因為下雨積水反光,更顯得閃爍瑰麗。在迷幻燈光與忙碌人們構築的都市夜景裡,看似繁華熱鬧充滿活力。實際上,真正建構城市核心的元素,卻是一個又一個說不完也道不盡的故事。


計程車收入一年比一年低,政府除了表示無法保障收入以外,就只能安慰大家情況會好轉。

無為而治解決不了計程車的問題

晚上10點27分


一個上班族女郎匆匆跑過馬路,想到對面攔輛計程車;有些人狼狽的看了一眼錢包,搖頭苦笑一下,轉身走向公車站牌。


晚上10點39分


塞在車陣裡面的凱文,憤恨地詛咒老闆,死都不肯加薪水,就連出門跑業務的計程車錢都不願意補貼,害他只好開著家裡的老爺車,在雨天晚上塞車。


晚上10點41分


一對小情侶共撐一把傘,十分甜蜜,雖然兩個人都被雨淋到一點點,但完全沒有減少膩人的快樂。男生說要搭計程車,因為不想讓女生辛苦擠捷運;女生說,搭捷運省下來的錢可以一起吃碗麵。


晚上11點整


昏暗的橋下停著一輛計程車,車燈沒開,載客燈沒亮,不過車子發動著。阿端靜靜坐在駕駛座位上,盯著手中反覆折疊而顯得有些破爛的紙,上面寫著:「民國一百年第二學期學費,4,3670元…」,阿端把這張紙仔細收進口袋,苦笑著自言自語:「今天再多開兩個小時吧,希望兒子能夠當律師,不用當司機。」


計程車收入一年比一年低,政府除了表示無法保障收入以外,就只能安慰大家情況會好轉。比對周遭其他先進國家的作法,台灣明顯採取無為而治的放任手段。收入低,大環境或許要負部份的責任,但政府的漠不關心,才是真正的元兇。


比對公車管理的方式,路線、數量、班次都會檢視。計程車如果能夠比照管理,控制領牌數量,不就是變相保障收入?在降低失業率時,把計程車司機當成寶,選前遇到這燙手山芋,那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