碩士計程車司機

景氣蕭條,留美碩士張友錚遇上白領失業浪潮,現在在西門町一帶開計程車。 【2003/04/20 聯合報】 【記者陳英姿】 


不景氣的年代,大城市裡上演著高學歷失業的辛酸故事。政治大學畢業、擁有美國長島大學MBA企管碩士學位的張友錚,現在在台北開計程車以及資源回收車,他自嘲:「我可能是全台灣學歷最高的計程車司機,但再爛的工作,也比沒有工作好。」 


五十二年次、政大公共行政系畢業的張友錚,退伍後到美國紐約長島大學攻讀MBA,回國後先是擔任一位前加拿大駐台代表助理,幫他作畫廊規畫的生意;後來又到美語班教了一段時間。接著自己在萬華開派報行,受到不景氣影響,虧錢。 


關掉派報行後,他又做了一段時間的翻譯,翻一些Discovery、電視購物之類的影帶,但這一行良莠不齊,惡性競爭的結果,工作單價低、又累又耗神,讓他覺得台灣實在是個反智社會,「不如去做工」。 


在偶然機緣下,他認識一位股票上市公司董事長,到外縣市工廠裡做半年的國際行銷,原本公司有意派他去上海,但因為他只懂行銷、不懂產品,外派的事便作罷。在公司不養閒人的情況下,他失業了。 


回台後他找了一陣子工作,發現要找一個條件相符的工作很難。四個月前他開始為一家民間公司開資源回收車,曾經一個月只休息一天,一天開六趟,一個月下來只賺得二萬七千一百元,手還一度被鐵器割傷,縫了八針。 


「現在百分之百是資方市場,勞工既沒尊嚴、也沒保障,」他說。兩個月前他開始開計程車,希望有一份比較操之在己的工作,但因為開計程車還賺不到錢,不敢貿然放棄資源回收工作。 


現在他一早六點到八點半先開計程車,因為尖峰上班時間生意比較好,然後開資源回收車,下午五、六點以後,他就在萬華一帶開計程車。問他會不會覺得自己「高學歷低就」?他說:「我不能去想,想了會沒有勇氣活下去。」 


他認為,現今高學歷就業困境,除了和不景氣有關,也與近十年來國內盲目擴充高等教育有關。為了降低升學壓力,教育部不斷將技職院校升格為大學,結果社會上有相同條件的人太多,職位太少,「讀完大學不一定有計程車開」,因為要和會講英語的計程車司機競爭。在美國,很少人覺得非念大學不可。 


他說:「個人花了那麼多心神,家庭花了那麼多金錢,政府花了那麼多資源,才栽培出我到國外念碩士,然而卻找不到相稱的工作,國家所投入的教育成本和產值不合比例。」